春天的诗句 祝福语大全 个性签名 如何表白 搞笑图片 幽默笑话 英语句子 情书 幸福 离别

唯美的句子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唯美的句子>

王小川想走张一鸣和黄峥的老路,但终点不同磁

时间: 2021-11-10

原标题:王小川想走张一鸣和黄峥的老路,但终点不同

作者 / 任娅斐 谭丽平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互联网大佬的终极追求是生命科学?

10月15日,王小川发表内部邮件宣布卸任搜狗CEO,对于未来去向,王小川透露,“往后二十年,希望为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尽一份力。”

这已是今年以来,第三位辞职投身生命科学领域的互联网大佬。5月份,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更多参与到“脑疾病”等项目的探索;9月份,刚刚辞去拼多多董事长的黄峥,捐赠了一亿美元设立繁星科学基金,也打算做生命科学和视频科学方向的研究。

事实上,投身生命科学研究,这种看起来像给科学研究做公益的事情,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受到大佬们的关注。

在国内,前有陈天桥斥资超10亿美元开展脑科学探索,到硅谷的两年时间里见了近300个教授,还和妻子雒芊芊成立了雒芊芊研究院,后有李彦宏创立百图生科,张一鸣世界三地招兵买马,招揽医学生物人才。马化腾、马云、傅盛等一众互联网大佬都是生物学的痴迷者和坚定实践者。

在国外,马斯克成立了脑机接口公司;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及其夫人,都是“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的捐助人。

生命科学,这扇未打开的生命本源大门,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吸引着一众互联网大佬?

我们统计分析后发现,这并非是一次突然的决策,也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背后与他们的生命轨迹、商业行为牵绊颇深。

为此,综合企业家们的人物特征、公开讲话以及商业行为,我们将其划分为三个派系:寻医问药派,因病痛折磨,从而走上探寻生命与大脑之路;科技狂人派,以实现个人、数字化或者组织“永生”为终极目标;商业探索派,以试图将自己的“生命科学”梦想,落地到商业版图。

01 科技狂人派

“往后二十年,若能为生命科学和医学的发展尽一份力,为大众健康做出一点贡献,生命就更有意义了。”

辞职后的王小川,盯上了生命科学。但这并不是巧合。

2016年,搜狗推出搜狗名医,作为一款医疗科普平台,想通过AI技术,根据用户症状,做出初步诊断。

2018年,搜狗CEO王小川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两会,并提交了两份提案,其中一份提案和医疗有关,主要建议国家能够构建新型医联体,打通医疗惠民“最后一公里”,实现每个中国家庭都有家庭医生。

与大多数人所想要实现的“永生梦”不同,王小川投身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更多是从生物学的思维,以及生命视角来看待一个公司的竞争力和竞争位置。

他在多次访谈中都毫不掩饰自己的乐观态度。“生命本身就需要外部事情验证,就像读经典著作一样,一方面要体会它固定的结构思维,另一方面要重塑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这是非常自虐又快乐的过程。”

在王小川看来,正是生物学思维让搜狗活到今天。“从2020年,我开始以生物学的视角去看待公司和组织,看待创始人对于这个组织的决定性意义,看待组织自身的延续。”

天眼查显示,王小川今年 3 月和 7 月分别成立了新公司北京伍季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五季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涉及健康咨询和医疗器械销售等。8 月其持股公司北京五季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又成立医疗科技合伙企业,海南百方医疗科技合伙企业。

王小川之外,对生命科学十分狂热的,便是马斯克。

2016年,马斯克成立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以他一贯科技狂人的做派,让脑机接口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蹿红。

至于为何研究脑科学,源自马斯克对AI的不信任。在他的想象中,科技带来的未来充满威胁。人类如果不积极改变自己,极有可能会被各种AI技术淘汰,甚至由于脑力上的巨大差距,最终可能成为AI的奴隶。

2019 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在听到马云说对 AI" 不应该害怕 " 时,他半调侃半认真地回应:" 兄弟,我不确定,但是这听起来像那种著名的最后遗言。”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人类就必须用技术手段强化自己的脑力,把AI技术内置到脑中,让每个人都成为“AI载体”。SpaceX 终极目标是逃离地球,移民火星,而 Neuralink 是为了抵御 AI 伤害人类。

Neuralink第一次引发轰动是2020年8月,当时视频直播中展示了三项发布:脑机接口设备 LINK V0.9、 手术机器人和脑机接口的生物实验。今年2月,Neuralink 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新视频,视频中一只9岁的猕猴能够通过自己的意念操控乒乓球游戏。

在脑机接口如此极客的事情上,一直和马斯克暗暗较劲的扎克伯格自然也没有错过。

早在2013年,扎克伯格就联手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及其妻子共同创建了“生命科学突破奖”基金会,每年为获奖者提供300万美元作为奖励,这是目前全球奖额最高的科学奖项。

该基金会的宗旨就是奖励并资助那些从事延长人类生命研究的科研人员,主要包括从事对抗癌症、糖尿病、帕金森和其他疾病研究的科学家。

2016年,曾有媒体问到扎克伯格对马斯克成立Neuralink的看法,扎克伯格极尽嘲讽,“我不认为人们会为了使用 VR/AR 而愿意把头钻开”。与马斯克选择侵入式的脑机接口不同,扎克伯格选择了非侵入式。

扎克伯格想要实现的,是把脑机接口和 VR 技术融合,打造一台自由穿梭于现实和虚拟世界的机器。扎克伯格曾在采访中举例称,到 2030 年,人们能用先进的智能眼镜将自己传送到其他人的房屋,就像面对面一样交谈。

他所认为的脑机接口的终极形式,就是实现数字化的永生。简单来说,借助这项技术,人类的大脑信息可以被提取出来,存储在芯片中,然后植入一个新的躯体,肉体消亡,思想永存。

02 寻医问药派

因病痛折磨,而对生命、大脑等相关研究产生兴趣的企业家不在少数。

2009年,陈天桥的惊恐症发作,这一次相比过去更为严重,持续时间也更长。

公开资料来看,惊恐症是以反复出现显著的心悸,出汗、震颤等自主神经症状,伴以强烈的濒死感或失控感,害怕产生不幸后果的惊恐发作为特征的一种急性焦虑障碍。很多惊恐症患者会在日常活动中,如看着书、吃着饭或者开着会,突然感到气短、头晕、晕厥,颤动、不真实、悸动等情况。

“躺下就坐不起来,坐下就站不起来,甚至无法呼吸。”当时保守病痛折磨的陈天桥,情绪跌落谷底,整个人非常虚弱,经常感觉自己动弹不了。

“我记得在盛大的时候,有些晚上,以及某个早上,我同事拨错了号码,结果电话打给了我。我醒来时心脏在砰砰砰地跳。有一次在飞机上,我突然觉得自己心脏病发作了。但那不是心脏病发作,那是恐慌症发作。所以我就知道情况不妙了。”2018年,陈天桥接受外媒Medium的撰稿人Bryan Walsh专访时回忆了当时的病情。

而这种折磨,成为后来陈天桥进入脑科学领域的原因之一。

1999年创立了盛大,2004年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30岁成为了亿万富翁。2012年,随着盛大网络私有化,从美国退市,陈天桥淡出大众视野。直到2017年,他带着脑科学再次回归公众视野。

2016年年末,花了两年时间考察了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家研究机构,甚至亲自学习脑科学原版教材,最后做出了决定—净资产怎么算—为加州理工学院(CIT)捐1.15亿美元,用于脑科学研究。

据了解,隐退多年后,携脑科学研究行动归来的陈天桥,通过出资1.15亿美元建设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Chen institute),致力于推动科学家在人脑领域的研究,主要包括三大领域的布局:发现脑、治疗脑、发展脑。

根据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显示:目前陈身家约24亿美元,已拨出10亿美元用于资助神经科学研究。其中,包括他和妻子雒芊芊用于建设陈氏研究院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的1.15亿美元。

对于研究的脑科学的目的,陈天桥表示:“研究脑科学的目的,为的就是帮助那些也遭受过焦虑症折磨的人,我们侧重在如何减轻这种痛苦上。”

从病入手,试着通过研究大脑与生命的企业家,并非少数。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谷哥创始人拉里佩奇,都有过这种自己“寻医问药”的经历。

1999年,拉里佩奇经历了一场严重的感冒,而后他的声音永久性沙哑了。给出的原因是,可能由病毒导致的左侧声带麻痹。尽管被告知另一侧声带麻痹是小概率事件,非常罕见。但,这种小概率事件还是在13年后发生了。又一场重感冒,另一侧的声带也麻痹了。

2013年,他在Google+的帖子中除了自曝了这些患病经历外,还表示想以谷歌创始人所特有的理性好奇心和行动派的方式来对待这一病痛。于是,这家名为Calico的公司应运而生。

公开资料显示:Calico是一家专注于“幸福、健康和长寿”的生命科学公司,初始投入奖金达到15亿美元。其终极目标就是破解人类衰老的原因,研制出延长人类寿命的“长生不老药”。

而这一另拉里佩奇痛苦的经历,成了后来谷歌正式从互联网跨界到人类工程学领域的诱因。

03 商业探索派

还有不少大佬,正在将自己的“生命科学”梦想,落地到商业版图。

今年5月20日,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CEO,从日常管理走出去,“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这项“长期重要的事情”,就包含生命科学。他表示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已现黎明之曙光,而要抓住这次机会,需要创新者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

与许多大佬一样,张一鸣对于生命科学的兴趣始于年少。

据他曾言,高中参加生物竞赛时,看了一本《普通生物学》,对其影响很大。“生物从细胞到生态,物种丰富多样,但背后的规律却非常简洁优雅,这对于你设计系统或者看待企业经济系统,都会有很多可类比的地方。”

2001年考入南开大学时,张一鸣报的也是生物专业,只是当时入校时被调剂到微电子专业(即电子工程),后来自己转专业到软件工程(即计算机)专业。

而当字节跳动已经成为国内头部新经济公司后,张一鸣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选择时,生命科学、脑科学很快成为突破口之一。

近两年,字节跳动的动作十分频繁。2020年12月,成立大健康业务部门“极光”,统一品牌名称为“小荷健康”,由原百度副总裁吴海峰负责。

刚刚过去的9月,字节跳动在健康领域连投三笔。7日,出资2亿元领投精神心理健康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创下精神医疗领域国内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投资;9日,小荷健康入股美中宜和、宏达爱瑞两家医疗企业,分别持股17.57%和10.71%。

据“健康局”统计,从2020年5月到2021年9月,字节跳动在医疗领域的投资项目有9项,覆盖健康科普、各领域医疗服务、医疗大数据等多个方面。

对生命科学领域的高关注背后当然不只是兴趣。

早在2019年,今日头条平台上健康类资讯阅读量达540亿,“医生”以55.5亿的阅读量成为今日头条健康领域最受关注的热词和群体。

基于对行业的洞察,除了投资领域的动作,从线上到线下,从服务到自研,字节跳动也在全方位延伸自己的触角。去年5月通过收购拥有了专业医疗内容平台百科名医网,同年11月推出独立的互联网医疗品牌“小荷医疗”,提供在线问诊、远程医疗、网上用药指导等服务,并同时成立了一家名为“松果门诊”的诊疗机构,此外还在组建NGS相关团队,致力生物医药研发领域。

想要抓住这波科技浪潮的,不只张一鸣。

2018年的一个专访中,记者曾问黄峥:除了拼多多,最想做什么、实现什么?黄峥回答:“希望未来能转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人员。”他觉得非营利性的、全心全意的科研工作,对人类的贡献会更大。

2020年,黄峥宣布与创始团队一起,共同捐赠2.37%的拼多多股份,设立“繁星慈善基金”,第一期资助将在未来3-5年内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助1亿美元,致力于推动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科学研究。

鲜为人知的是,李彦宏在20年前放弃了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我进入Merck(默克集团)之后可以调动的资源有限。如果那么多从事生命科学的人都不相信计算机能够对生命科学产生重要影响,那么靠我一个人力量恐怕也很难推动。”

于是,在2015年,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2016年,未来科学大奖正式宣布成立,设置“生命科学”、“物质科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三大奖项,单项奖金100万美元。

去年9月,百度又成立生命科学平台公司“百图生科”,并分别用100万美元年薪及100万人民币年薪招兵买马,可见其投入决心。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也是较早一批关注到生命科学的企业家。

张磊曾言,高瓴大概从2012年进入这个行业,并直言“生命科学有望迎来‘寒武纪大爆发’”。至今,其累积投资了160多家医药企业,总投资金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

香港首富李嘉诚则更早将生意做到了生命科学领域。从2001年,他就开始布局中药和西药投资,2017年进入前沿生命科学技术,斥资2000万美元投资了ChromaDex(一种专门研究抑制衰老制剂,类似于国产艾沐茵等)公司,还赞助基因编辑技术研究。

此外,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执着于抗衰老,9月最新投资了一家名为 Altos Labs 的初创公司,该公司致力于研究如何逆转衰老过程。2018 年,投资了 Unity Technologies,这是一家致力于研究抗衰老疗法的生物技术公司。

拉里佩奇在与时代杂志的访问中表示:“在一些特定行业,要取得一定成果,往往要花长达10-20年时间,因此目前我们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些非常重要的领域,并花这么长的时间去实现它。”

对大脑或生命的研究,这是一个非常特别领域。前期难以想象的重投入,经历长达10年甚至20年以上的时间,最后也并不一定能得到理想的结果。

如吴晓波提出的“李开复陷阱”,指的就是这个。吴晓波曾提到:每一项科技创新和创业项目,都必须要考虑市场的应用能力和消费者需求。而这之中,存在着一个微妙而危险的“李开复陷阱”。

就像不断将石块扔入大海的精卫,如没有信仰支撑,仅仅将其作为一个商业行为,恐怕会成为另一种煎熬和痛苦。

分享到:
更多

深度阅读

网站模板下载